2013/01/20

1月攝影展觀賞

1/13號去看了展期最後一天的"濱田英明的家庭相簿"。展出照片皆為底片拍攝,畫面明亮、簡單、乾淨。展覽名為家庭相簿,所以想當然爾照片主角都是濱田的兩個兒子,介紹上說兩個小朋友從小便習慣鏡頭的存在,加上父親了解孩子的習性,因此能夠準確預測孩子的動作而在適當時機取出相機按下快門。

濱田的照片真的很生活化,但是不是紀念照(ex.生日照、旅遊照),而是呈現出這個孩子的氣質、在這孩子的個性下會喜歡做什麼事。我滿喜歡這種人像照片,不是僅著重在事件上,而是表現出個人獨自的喜好與特色。加上濱田似乎也是用pentax底片機,不禁讓我有種親切感XD(按:某個我欣賞的部落客使用pentax底片機拍照)

1/20則看了來自韓國的Miru Kim(金彌陋,可參考網站台灣心、韓國情之
Miru Kim(金彌陋)的前衛藝術
一文)"初始,駱駝,在荒漠"。

首先我想要抱怨:今天正好金彌陋本人與其父金容沃來到現場,我踏入展場時適逢金容沃開始致詞,但是由於金先生自言已近四十年沒講中文以致於短短幾句話就拖了好長一段時間,換成中文主持人介紹他時又過度宣傳其豐功偉業,金容沃本人的確是的很棒的學者,但是今天是Miru Kim的攝影展,主持人花了十幾二十分鐘一直介紹金容沃是南韓國師、見過各政要人物...等等,我認為實在是過度偏題,導致後來我受不了就完全不聽直接專心看展覽。不過原來金容沃算是我的學長,他來台讀的研究所就是我大學唸的系所,這倒是趣事一件。

展場中的照片篇幅很大,外圍用透明玻璃框蓋住,雖然可以保護照片但是玻璃表面很容易反射周遭景物,非常妨礙視線,美中不足。一趟觀展下來,我覺得Kim的照片讓我想起Susan Hiller的boxes系列。跟紀錄「人」的照片不同,這種藝術創作感覺有種精神壓迫在裡面,其豬系列特別有這種感覺,Kim的作品當中她本人一定會裸身入鏡,當模特兒特地進入畫面時,再怎麼原始的大自然也會成為被賦予人為解釋的物體。因此雖然Kim拍出了無垠的沙漠,我便覺得她的主觀意識明顯地籠罩了整個畫面,即使這系列不似豬系列而比較自然廣闊,但畢竟是出自同一人之手,我還是覺得有種精神壓力悄悄地存在...。

Kim當然拍得很好,光影掌握非常穩,表現出很有特色的沙漠景觀。我只是覺得其透過拍照把沙漠與駱駝雕塑的手法不合胃口,她不是單純紀錄大自然美景,而是進行特別擁有個人意義的藝術創作,就像我不喜歡一些前衛藝術雕刻一樣罷了,就不是我的菜。加上今天干擾實在是太多,我想還是改天人少時再去看一次好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