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12

羽化

10/7致力於生命靈數與直覺塔羅的曼格拉也離開她的身體了。網路上聽說2012走了很多大師,也許最近的振動適合提升吧?我也不知道。但是他們都是有意識地離開身體,這想必都是很大的跳躍了。

我從未見過曼格拉,不過我待過的地方都是她經常開課的場所,雖沒碰過面也有一定程度的熟悉感。兩週內兩位我已知的老師過世,Kosha的消息我並沒有特別訝異,畢竟去年她課堂上突然宣布要離台返國,我心理有數那是最後一次見面與最後道別的機會,因此全心全意投入說再見的心意,所以九月底看到消息時整體來說算是平靜的,可以微笑唱著歌祝福她。曼格拉的話剛開始真的嚇到,後來看到去年舊消息原來她被檢驗出直腸癌,那就也難怪了。

一位還好,短期內連續走了兩個人後,恐懼就升起了:「你該不會也要走吧?」害怕被拋在背後的感覺很清晰。我不會去評判有這種感覺應不應該,既然它存在那就是事實,以前為了當個「對的」「正義的」人而忙於選擇立場。然而否定與壓抑會讓人生病的,漸漸地我懂了。親愛的,我知道我之所以怕你/妳走掉是因為唯恐失去愛,這跟我愛你/妳是不一樣的。並非說我不會不捨,而是恐懼來自過去的經驗與對未來的憂慮,當我真實跟你/妳面對面處在同一個片刻時,當下恐懼毫無立足之地便消失了。我有過短暫的經驗,那很真實。

以下引用奧修花園發佈,Navanita寄來的詩:

不要站在我的墳前哭泣
我不在那,我未沉眠
我化為千風吹送著

我化為雪中閃耀的鑽石
我化為陽光灑落在成熟稻穀上
我化為綿綿的秋雨
當你在早晨的寧靜中醒來
我化為湍急的溪流
寧靜的鳥兒在上方盤旋
我化為溫柔的星星在夜晚閃耀著
不要站在我的墳前哭泣
我不在那,我還未離世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I am not there. I do not sleep.
I am a thousand winds that blow.
I am the diamond glints on snow.
I am the sunlight on ripened grain.
I am the gentle autumn rain.
When you awaken in the morning's hush
I am the swift uplifting rush
Of quiet birds in circled flight.
I am the soft stars that shine at night.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cry;
I am not there. I did not die.

Mary Elizabeth Fr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