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23

回應之力


  有時候想說些認真的心得,卻發現文字難以駕馭,我本來就不是很邏輯的人,或者說環境使然加上個人歷史影響,要清楚地表達出自己的意思總是不容易。本質上,對於投入的事情我是個細心敏感的人,而在參與感不高的時候,我傾向抽離此處只管自行幻想渡過,對於發生了什麼事情就很沒感覺,難怪禪說不處在當下就難以適時做出適當的回應。

  我想起一件有趣的事,責任(responsibility)這個字其實意味著回應的能力(response + ability)。

  靈感也是這樣啊!前不久我翻開去年當頭薦骨課程翻譯期間寫下來的英文詞(但願有朝一日能出現適合的曲子),即使文法有待加強,但是就整體內容而言居然沒什麼能讓我修改的,翻了又翻最後還是乖乖闔上筆記本,讓那一刻的心境保留原貌。

  暌違了好幾個月,終於又開始做亢達里尼靜心(Kundalini Meditation)了,面對外在的變動與混亂,內在的力量就像颱風眼的中心吧!自從安身立命的恐懼感出現,內在是否安定保持觀照真的會讓情況差很多,現在我時而感覺到那股不安,想要好好看著它、認出它、接受它的話,靜心、歸於中心、清理等個人工夫就下吧。我可以理解這不是尋找一個外在事物依靠就可以解決的,帶著期望去找來的東西反而會讓人落入同樣陷阱。

  最後來首Miten的Blown Away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