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28

定心(二)

最後還是決定不去考試了。當下雖然浮現了各式各樣糾結的情感,但是總體來說,我不後悔最後做得這個決定,也不後悔那段讀書的日子。

就比較深的層面來說,我傾向待在學習者的身分,這樣就能夠抱著對未來的美夢以及維持不急著要付出責任的處境,這就是我頭腦的制約模式──深層意義上的不切實際,也就是不夠紮根。但是在我注意到這回事之後,緊接而來的是很沈重的低潮,好像找不到生命的立足點一樣,再一次又是跟海底輪生存相關的議題,而且剛好又遇到新工作頭兩天的混亂期,其中一天帶我的前輩又剛好不在真的是很頭痛。

我很感謝親愛的老媽,在我幾乎忘記要怎麼給自己空間時,依然是她的引導讓我感覺到我是自由的。低潮嚴重的時候,靜心也都被壓縮到剩小小一個聲音,甚至會懷疑起人生,不過該說幸運的是,我曾經見證過那幾個生命中最真實的片刻,尤其是跟在門徒老師身邊學習的那些時間,那些真正活出自己的片刻都是資源。

「來、來、不管你是誰,流浪漢、崇拜者、或是喜歡學習的人……都沒有關係。
我們的並不是失望的旅行隊。來,即使你破壞了你的誓言一千次。來、來、再來。」(Mevlana Jalaluddin Ru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