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11

譚崔之心

『如果全世界情侶都學譚崔,就有很多心可以彼此珍惜。』

從很久以前,我就希望人跟人之間可以建立超越言語,直接心對心溝通的交流。這不是說非得心電感應到一字不差一字不漏,而是希望心能夠交融、能量能夠互相碰觸,在很深的寧靜當中感覺到對方。這樣的要求是否太貪心?我知道這樣的情景不是不可能,但是不知道這輩子能不能發生,可我卻在非常突然且意外的狀況下,剛從三天的初級團體回來沒多久就一腳踏入後五天讓人驚訝的路途。

然後,體驗到「心」的交流。

真的很不可思議,第一次這麼強烈地感覺到生命力,以及生命最自然的能量原來可以這麼好玩這麼輕鬆。以前透過身體工作所達到的寧靜空間如果說像海洋、像源頭般沈穩,那我覺得透過譚崔,我們像是在春天的草原上一起嬉戲,能量上比較活潑。我想我的確有個貪心的夢想,但是並非遙不可及,長時間向外探索之後我們終究會回到自己的心,因為那裡才是能與人會合的地方,當心已準備好也願意時。

最後我獻唱了這首【Hide and Scream】給團體,最後一天下午浮現在腦海中的就是這首溫柔的歌:「ここにおいで 分かってあげられなくて 抱きしめたり 笑っちゃうね」

眠れない朝は
ここにおいで

泣きたくない気持ちを
分かってあげられなくて


ドアを開ければ
抱きしめたり

小さな切り傷でも
気付かせて欲しいから 側で


知ってるつもりだよ

強い君が強がること
大きくて小さくて
だけどもう
放って置かないよ

HIDE AND SCREAM

君は僕のもの



離れられなくて
笑っちゃうね

それでもまだ何も
叶え合えられなくて


短い爪を
比べてみたり

わずかな戯れでも
大切過ぎるのさ 今は


知ってるつもりだよ

ひとりになれば 素直なこと

そんなのは切なくて
だからもう
どこにも行かないで

HIDE AND SCREAM

君は僕のもの



ここにおいで

分かってあげられなくて

抱きしめたり

笑っちゃうね



知ってるつもりだよ

強い君が強がること
大きくて小さくて
だけどもう
放って置かないよ

HIDE AND SCREAM

君は僕のもの


知ってるつもりだよ

YOU'RE SO PRETTY ANSWER

君は僕のもの

2012/11/07

醒來

就像站在太陽底下自然會被照亮,即使只是短短幾天的會面,待在Chintan身邊就足以有靜心的質感了。之前被煩憂佔據過的心已經不太容易跟各種念頭保持距離,這兩天喚醒了久違的熟悉感,終於想起來了,所謂"空與當下"的體感與經驗。

昨天是我下半年第一次跟Chintan會面,老實說他說我看起來容光煥發真的嚇了我一大跳,本來以為最近整體能量上偏向閉鎖人大概也不怎麼顯眼,沒想到會聽到這樣的評價。噢但是每次見到他就會不由自主地笑了、靜了,想要不發光也難啊!

2012/11/02

to Kosha

Goodbye, yesterday
See you, tomorrow
Hello, today

紫色的蝴蝶帶領我
未來的地圖模糊不清
hey, say, 下一步該往哪邊走?

天使的國度閃閃發光
藍色的斗篷與金色的劍
祈求清除過去的塵埃

巨蟹上升時,我看到新時代的變化

——

最初浮現的印象文字就是這些,若是靈感允許我繼續,接下來有可能以文中尚未提及的水晶起步。

2012/10/12

羽化

10/7致力於生命靈數與直覺塔羅的曼格拉也離開她的身體了。網路上聽說2012走了很多大師,也許最近的振動適合提升吧?我也不知道。但是他們都是有意識地離開身體,這想必都是很大的跳躍了。

我從未見過曼格拉,不過我待過的地方都是她經常開課的場所,雖沒碰過面也有一定程度的熟悉感。兩週內兩位我已知的老師過世,Kosha的消息我並沒有特別訝異,畢竟去年她課堂上突然宣布要離台返國,我心理有數那是最後一次見面與最後道別的機會,因此全心全意投入說再見的心意,所以九月底看到消息時整體來說算是平靜的,可以微笑唱著歌祝福她。曼格拉的話剛開始真的嚇到,後來看到去年舊消息原來她被檢驗出直腸癌,那就也難怪了。

一位還好,短期內連續走了兩個人後,恐懼就升起了:「你該不會也要走吧?」害怕被拋在背後的感覺很清晰。我不會去評判有這種感覺應不應該,既然它存在那就是事實,以前為了當個「對的」「正義的」人而忙於選擇立場。然而否定與壓抑會讓人生病的,漸漸地我懂了。親愛的,我知道我之所以怕你/妳走掉是因為唯恐失去愛,這跟我愛你/妳是不一樣的。並非說我不會不捨,而是恐懼來自過去的經驗與對未來的憂慮,當我真實跟你/妳面對面處在同一個片刻時,當下恐懼毫無立足之地便消失了。我有過短暫的經驗,那很真實。

以下引用奧修花園發佈,Navanita寄來的詩:

不要站在我的墳前哭泣
我不在那,我未沉眠
我化為千風吹送著

我化為雪中閃耀的鑽石
我化為陽光灑落在成熟稻穀上
我化為綿綿的秋雨
當你在早晨的寧靜中醒來
我化為湍急的溪流
寧靜的鳥兒在上方盤旋
我化為溫柔的星星在夜晚閃耀著
不要站在我的墳前哭泣
我不在那,我還未離世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I am not there. I do not sleep.
I am a thousand winds that blow.
I am the diamond glints on snow.
I am the sunlight on ripened grain.
I am the gentle autumn rain.
When you awaken in the morning's hush
I am the swift uplifting rush
Of quiet birds in circled flight.
I am the soft stars that shine at night.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cry;
I am not there. I did not die.

Mary Elizabeth Frye

2012/09/29

Thank you Kosha. Wish you a journey to the light

2012/9/27英國時間早上五點左右,來自英國彩油總部的消息:Kosha離開她的身體了。謝謝你,Kosha阿嬤,祝福你&滿滿的愛在光中繼續振動。

2012/07/24

【アルカナ.ファミリア】我的大坑


我非常喜歡的PSP女性向戀愛遊戲【アルカナ.ファミリア】,雖然是款乙女遊戲但是結合了少年漫畫的爽快風格以及分鏡,歡樂時歡樂正經時又很有劇情,雖然系統非常簡單,除了有影響好感度的選項外完全不用養成只要照著角色路線跑,就能輕鬆收集CG以及達成結局,但是非常有爽快感!遊戲中可以利用女主角的阿爾卡那能力窺視對方的內心也是遊戲的一大特色,多了內心戲讓一個角色更加鮮活。加上遊戲背景設定相當完整,每個角色之間都彼此有著互動讓整體感更加緊密,非常的對我胃口。

不小心掉入這個大坑的我有幸認識不少同好,除了亂入擔當家族攝影外,今年三月衝出大小姐之後,能跟親友們一起拍照真的是很幸福~正好這幾天拿到五月的Pace線外拍,加上上星期天剛拍完的Jolly線讓我一口氣開了兩本アルカナ相簿!點選連結就可以連到相簿囉~








2012/07/22

花東:太魯閣+後湖水月民宿+台東森林公園

第一天我們在花蓮的呼吸民宿落腳,呼吸民宿離市區不遠,但還是需要車才方便,花蓮租車滿便宜的,400/天就有很不錯的機車,這幾天負責當司機的阿草都直說好騎。民宿老闆人很親切,在花蓮旅遊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問他,不論是事前導遊還是中途打電話求救都OK(我們兩種都做過XD)。民宿一樓有老闆養的自由家貓到處活動進出,如果對貓過敏的人就要注意一下,愛貓的我們則是碰到隨便一摸就大聲呼嚕的白貓真可愛~。

我們旅遊的這幾天剛好遇到雨天,花蓮濕氣滿重的,不過東部真的就是空氣清新!在太魯閣就算細雨不斷,依然能享受到山中的雄偉與寧靜,尤其天雨路滑爬了1100m左右的樓梯(對,樓梯)+路來到高處的鐘塔俯視整個山谷,心中滿滿的卻又空無,那種震撼與感動過了一兩個月沒有消失。登高時我怕單眼重就沒帶相機上去,所以沒有俯瞰太魯閣的照片XD

砂卡噹(舊稱神祕谷)步道幾年前曾經地質調查課程去過一次,我一直很喜歡砂卡噹溪和兩邊的古老地層,這次雨天出遊,溪水頗洶湧。


雨停的時候我們找到可以下去河床的地方,看得出來水流速度很快:


對照兩年前晴天的照片:



後湖水月環境清幽,而且老闆人很好,一聽到我們兩人是機車雙載從花蓮市區一路沿著海岸公路下來,一直叫我們要小心還等我們到很晚,當晚雖然沒下雨但是路面依然濕濕的,加上有些地方照明不太好,我們花了快兩個小時才抵達。後座的我都覺得有夠冷了,抵達後一直擔任司機的阿草表示騎到手都快抽筋了。當我聽到老闆說因為四人房是空的就直接幫我們加碼升級時,不禁心裡一陣溫馨。

2012/06/14

宜蘭:南方澳+羅東林場


交通:台北出發,搭乘台鐵區間車至羅東站,再轉搭國光客運往南方澳。

大一的時候曾經參加雄友會的旅遊活動來過南方澳,不同的是這次我們全程步行,而南方澳的港灣地形造成路都很彎曲繞來繞去,原本直線距離明明很短的路程必須繞上一大圈才能到,那天又是大太陽的日子我卻忘了擦防曬,一天下來回到民宿一照鏡子發現整個人像是火烤過似的XD
還有一點想說的就是這次火車上真的是有史以來最冷的一次,簡直冷死人了!從台北上車的那一刻開始我們兩個人睏得要命卻冷得睡不著,尤其到了新北宜蘭之間時,其他乘客幾乎都下車了更是不得了囧

吃了頓簡單的午餐後,沿著蜿蜒的道路來到了南安國中對面的海灘。第一張照片忘記把之前設定的白平衡調回來,加上過曝造成了意外的效果,好像白沙海灘一樣:


事實上正確的色調是這樣:



2012/05/23

回應之力


  有時候想說些認真的心得,卻發現文字難以駕馭,我本來就不是很邏輯的人,或者說環境使然加上個人歷史影響,要清楚地表達出自己的意思總是不容易。本質上,對於投入的事情我是個細心敏感的人,而在參與感不高的時候,我傾向抽離此處只管自行幻想渡過,對於發生了什麼事情就很沒感覺,難怪禪說不處在當下就難以適時做出適當的回應。

  我想起一件有趣的事,責任(responsibility)這個字其實意味著回應的能力(response + ability)。

  靈感也是這樣啊!前不久我翻開去年當頭薦骨課程翻譯期間寫下來的英文詞(但願有朝一日能出現適合的曲子),即使文法有待加強,但是就整體內容而言居然沒什麼能讓我修改的,翻了又翻最後還是乖乖闔上筆記本,讓那一刻的心境保留原貌。

  暌違了好幾個月,終於又開始做亢達里尼靜心(Kundalini Meditation)了,面對外在的變動與混亂,內在的力量就像颱風眼的中心吧!自從安身立命的恐懼感出現,內在是否安定保持觀照真的會讓情況差很多,現在我時而感覺到那股不安,想要好好看著它、認出它、接受它的話,靜心、歸於中心、清理等個人工夫就下吧。我可以理解這不是尋找一個外在事物依靠就可以解決的,帶著期望去找來的東西反而會讓人落入同樣陷阱。

  最後來首Miten的Blown Away吧!

2012/05/16

resource:來自內在源源不絕的力量

剛好在我寫這篇文章時,在奧修花園網站看到了這篇親愛的老師欽騰的專訪,非常推薦大家看看喔!

"當你對抗、抵抗某些事情,其實你使它的力量更壯大,所以,我對癌症說:「好的,你在這裡,我認出你來了,我看到你了。」認出它,然後接納它。"



~本文~

【在放鬆跟緊繃之間擺盪】
  在訓練過程當中,我們總能很明顯感覺到奧修系統下的身體工作跟一般的按摩或推拿等手法有很大的不同,這邊指的不是技術層面而是一種氛圍、質感上的差異。一般來說,我們去接受按摩推拿等接觸身體的療法,無異是為了放鬆身體——然後等著面對下一次的緊繃,整個過程變成了在放鬆跟緊繃之間擺盪的循環。

【來自內在源源不絕的力量】
  於是我們體認到臨在、靜心的品質使得身體工作有了不同的深度。不論是接受能量平衡還是頭薦骨共振訓練,「臨在(處在當下)」永遠都是第一要務,頭薦骨共振訓練時還多強調了一項「中立」,不論什麼來到面前,不用評判它,只要看著它、接受當下的存在。當操作者很臨在,便能夠使這個個案更加深入,我有著深刻的體驗,那不只是肉體上的放鬆,而是更深層地進入人的核心,因而連結上健康的源頭。

  就像有時候會徬徨,覺得找不到自己在這個世界的位置,這種缺乏方向感無法紮根的狀況往往也能透過臨在而穩住,因為當你處在當下,整個人的力量會變得非常鮮明,彷彿向下直達地心、往上通達宇宙。我有來自內在源源不絕的力量,這也是可以真實把握的。

  在我的經驗當中,靜心的品質真的大大影響了個案的深度。下面收錄奧修談論按摩的藝術,值得一看!

2012/05/10

拼布娃娃

明星的臉孔,演員的聲音,一天到晚我到處蒐集素材
「穿上這個你將不輸給任何人」在我懂事之前你這樣告訴我
自行移動的雙腳跳著熟悉又陌生的舞,一圈又一圈
睜開眼睛的時候身上綴滿異色的亮片

這樣的我是個拼布娃娃
拉扯身上的縫線,露出裡面的敗絮
纖長的身影近看瀰漫凌亂
曾幾何時被悄悄埋下了瘋狂的種子
所以在能自主之前我無法點頭
一切的迴響都只是過去的影子

可愛的圓點,香潤的粉末,東拼西湊的雜燴不一定能成為美的
努力地回想再回想,你是否曾經愛過我
缺乏水分的環境下,再水嫩的葉片也會變成硬刺
塗在我身上的膠水成為我們之間的連結,隔著空氣看著你

這樣的我是個拼布娃娃
貧乏的感情經驗自然無法建立信任的愛
不需要特別同情我,因為你也是深陷其中
曾幾何時被悄悄埋下了制約的種子
所以在能自主之前我無法吶喊
一切的迴響都只是死人的影子

——

近來聽了一些年紀輕輕卻已經定型得差不多的案例,不禁讓我思考起缺乏真心交流,只剩五光十色的人生到底會怎樣的狂亂?很多人生在所謂的正常家庭中,其生命都已經被各種東西塞得滿滿的找不到空隙,喘不過氣而混亂。那麼那些不在所謂正常環境中的人們呢?我也是看過那些精力旺盛但缺乏方向感的少年們,最後大多也過著另一種混亂了。
有感而發就寫下了這篇,第一個浮現的字眼就是「拼布娃娃」,從外界各處汲取不屬於自己的元素來塑造一個「我」。

想要抓到念頭跟念頭中間那一絲絲的空隙──

2012/05/08

月初在幹麼

月初一北上就是豐富的外拍與場次之旅。

5/1 P4歡樂的河堤外拍

主人公:諏訪乙 陽介:桑 雪子:我 完二:諏訪浯 理世:瀝瀝    攝影感謝黑黑


藍天、河堤、青草、野餐!一言以蔽之,真是一群青春的高中生。原本有人堅持不做夏制,但是經過這次穿冬制外拍熱到一個極致之後突然出現轉捩點就全體通過做夏制的決議了~




5/2 アルカナ.ファミリア雙人外拍
パーチェ:Webby  フェリチータ:我


雨中的海港,好喜歡這張呈現出來的感覺/////  儼然就是婚紗照~


感謝攝影師桔子神手能把我拍得如此少女,連阿嬌都說認識這麼多年從來沒看我笑得這麼可愛過(感動)!!


個人照感謝琪琪拍攝~

那天拍完大家前往老街的冰店吃冰,卻遇上超級大雨還淹水!店家好心建議我們繞另一頭回捷運站,但是這樣要走很遠的路,最後大家決定赤腳涉水往上走,而我人生中第一次這麼慶幸穿雨鞋出門啊!冰店老闆人超好的還給了我們好多塑膠袋裝東西。


接下來就是場次部份囉~自從回高雄之後大約兩年沒參加PF了啊

5/5 場次PF d1 ときメモGS3
斑比:羽燕  宇賀神みよ:我  櫻井琉夏:Webby  櫻井琥一:司徒苗悠  設樂聖司:奏

照片感謝玄毛

很高興跟大家一起出了GS3團,雖然我剛跑完琉夏ED1但是一年多以來一直被周遭親友的GS3訊息環繞,都已經有種很熟悉的感覺了。可惜卡蓮臨時要補課沒辦法來,結果cutie3差一人到齊。場次完聚餐大家還開了讀書會,大家都超熱血的比起來我真是低調到不行XD


5/6 場次PF d2 アルカナ.ファミリア フェリチータ

照片感謝咒神
假髮後滑又懶得重戴的結果就是瀏海整個變好高,之後真的要好好重綁跟定型啊!除此之外一切都很滿意www 這次終於想到可以這樣拍飛刀照,大概是因為之前跟咒神一起玩過這招很多次的關係XD 刀鞘也派上用場了


最近覺得似乎也沒什麼必要把cos跟其他東西分開,索性就放一起吧!畢竟這也是佔了我人生中不少的一塊。


2012/04/05

安身立命

我想要在這個世界上安身立命
活著有很多方式,不論是社會眼光認可的、離經叛道的
或者,就只是活著

停止吧,時間
如果可以看透垂直的實相
凝聚在我的指尖

你問我什麼是我的資源
「天空永遠屬於我」
打從內心的海闊天空

2012/03/28

風雨過後

回顧這個部落格的文章,幾乎都是勵志般的正面心得文,這大概就是為什麼之前有段時間都不想發新文章。沒錯,決定不去報考後,我好像失去人生意義一樣低潮了一陣子。明知並非真的存在一個絕對的意義,但是憂鬱感就是抓住你不放,直到你跳躍。

雖然因為另一邊工作無法請假的關係而當不成親密關係的翻譯,但是透過當個案翻譯的機會我還是見到了Chintan跟Karima兩人。如果說有什麼能夠讓人漸漸深入安心,那麼看著他們兩人一同工作給個案就是其中之一,我本身也很喜歡靜靜看著這樣的工作,並在必要時獻聲當溝通管道,所以我們才能感覺到彼此的寧靜吧!

若以這個領域的翻譯為業,工作時機有限是每個翻譯者都會面對的狀況,所以我才會跑去兼任課輔,但是一旦七八月身體工作的季節開始我大概也是會離開專心去當翻譯(艸)。其他除了本身擅長的身體工作如能量平衡按摩、頭薦骨、靈氣等之外,預計也要弄些手作物上來。話說上次當家排翻譯閒聊時如果沒聽錯,海穆真建議我要多多宣傳自己,所以再次放上工作室部落格:http://floraplanet.blogspot.com/

2012/02/28

定心(二)

最後還是決定不去考試了。當下雖然浮現了各式各樣糾結的情感,但是總體來說,我不後悔最後做得這個決定,也不後悔那段讀書的日子。

就比較深的層面來說,我傾向待在學習者的身分,這樣就能夠抱著對未來的美夢以及維持不急著要付出責任的處境,這就是我頭腦的制約模式──深層意義上的不切實際,也就是不夠紮根。但是在我注意到這回事之後,緊接而來的是很沈重的低潮,好像找不到生命的立足點一樣,再一次又是跟海底輪生存相關的議題,而且剛好又遇到新工作頭兩天的混亂期,其中一天帶我的前輩又剛好不在真的是很頭痛。

我很感謝親愛的老媽,在我幾乎忘記要怎麼給自己空間時,依然是她的引導讓我感覺到我是自由的。低潮嚴重的時候,靜心也都被壓縮到剩小小一個聲音,甚至會懷疑起人生,不過該說幸運的是,我曾經見證過那幾個生命中最真實的片刻,尤其是跟在門徒老師身邊學習的那些時間,那些真正活出自己的片刻都是資源。

「來、來、不管你是誰,流浪漢、崇拜者、或是喜歡學習的人……都沒有關係。
我們的並不是失望的旅行隊。來,即使你破壞了你的誓言一千次。來、來、再來。」(Mevlana Jalaluddin Rumi)


2012/01/10

定心

不是沒有掙扎過,也不是沒有拉鋸過,最後下了決心報名了線上補習,當我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為了什麼而讀書時,自然而然課本內容就聽得懂了。今天讀了普化,補習班的課程不愧是名師教導,整個感覺果然有差,而且待在家裡環境安穩,加上一顆定下來的心,誰說自然組的化學我讀不來呢?

另外,我發現現在自己不再太過掛心於遊玩那麼多了,以前看來是有些欲求不滿、需要發洩的管道吧,可見學生時期人生方向一直不明朗。的確,每次開學有的課我好像都是在等最後一堂課的那天,其實也不是不喜歡那堂課,只是覺得那堂課跟我的連結也不多自然沒什麼期望。

大致如此,我滿高興做了這個決定的,說真的23歲時還不會有危機感,但快要24歲我突然就可以感覺到那個急迫性跟必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