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30

moment片刻

  衝擊發生的時候,第一個反應總是很慌、很混亂害怕而什麼也看不到,不過請記得,在所有聲音所有影像所有事物的背後,有我們的心,我們的心知道方向。而且,身為人因此能夠擁有能哭能笑的心,真的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我覺得啊,魔術師小孩們,是我們的時候了!Let's be happy warriors.

  那天,我確確實實感覺到無可挽回的恐懼,在那個片刻事情也的確如此,不過誰知道下一秒將會如何呢?有人說這就像緣份的線斷掉一樣,因此積極表態挽留,當時我完全處在道別的心境,把心情表達得淋漓盡致,獻唱、致贈。現在能夠繼續當Kosha的學生,我很高興;道別的片刻我也很珍惜很感激,過程悲傷也好、快樂也好,沒有什麼對錯,事情就是這樣存在。

  [10/1]那天,那種完全道別的心情氣氛。也許因為我全心全意地道別,才能在變化當中已然了無牽掛。

  今天跟香巴拉三四階說再見,下一刻花園打電話來邀請當頭薦骨5階helper。存在到底是怎麼樣運作呢?我也不知道。不過兩年前對於某個提問Kosha回答我"要有耐心",去年Chintan告訴我很多事情需要時間,這些時間下來的確整合了不少東西,說不上來是什麼,但我感覺得到那種改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