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21

捕捉觸發點

  最近我在想,同樣的事情其實一直在重複發生,可是自己太過沈浸在下意識的「反應」當中而來不及去注意那稍縱即逝的觸發點。然而當我所愛的人點燃導火線,反應被引爆的瞬間我卻能在火光中看到自己內心的火源,那份愛如此令人鎮定,讓人完全信任對方也同時知道對方並無意傷害我。下意識的反應有很多是為了自我保護,其中又包含了直接認定對方就是有意傷害你、對方就是錯的、對方就是壞人,從此之後對這個人就抱著負面印象。

這幾個禮拜發生了好幾件事,都是我一直以來害怕的、痛恨的。例如我很恨也很怕被「指責」為沒有覺察力(以致於不注意而有所缺失),這件事分別以不同的面貌在兩年內各出現一次,由同樣一個人對我提出,兩次我都覺得彷彿世界末日般讓我有種毀滅性的沮喪。如果是平常我早就被憤怒跟悲傷還有罪惡感淹沒了,這次因為我深愛著那個人,我對他的信任讓我可以冷靜下來看到原來無意識中我的反應是出自什麼感覺,就這樣發現了原來觸發點就是害怕被指責沒有覺察力。先走到這一步,再來就可以去挖掘出這個感覺的深層原因吧。

事情發生的當下要面對現實真的很不容易,好幾次我都逃開了,繼續沿用舊有模式來反應完全不必多想。要走過這一段模糊不清的地帶會身心俱疲,整個真的好動蕩好令人迷惘,心煩意亂!我很慶幸這次自己沒有逃走,雖然很辛苦但是我很開心。

2011/08/11

抬頭挺胸

第一個禮拜的第一天,有意外插曲,在第二天跟第三天我陸續採取了行動,為了自己而發聲才能真的原諒自己,我這麼覺得。

第二個禮拜的第一天,有意外插曲,這麼多年來我已經知道罪惡感能夠殺死自己的心,不過幸好我還活著,所以能夠喘著氣看著內心的交戰。要保持中立旁觀一點都不容易,就像亢達里尼跳完第二階段一坐下來,內心紛擾的念頭就撞開音樂一個又一個湧上來。

第二個禮拜的第二天,早上互相扶持頸部跟頭,我懂的,這就是支持對方的同時也被對方支持。而傍晚亢達里尼第四階段為了放鬆下顎意外的著實費了好一番工夫,其實不過就是嘴巴不要閉起來,沒想到卻搞得我忙了半天。頭一次這麼清醒(因為太忙了)沒有放鬆到睡著,鬆了下顎這麼久似乎也勾起了很多過去的回憶,尤其是不滿的感覺,以及某些壓抑過的渴望。我喜歡收墊子時還能感受到的緩慢步調,慢慢拿起枕頭、捲好床墊,放回原位。

今年看到尼騰的感覺,已經是看到老朋友般熟悉又開心的感覺了,真不枉我寫了那麼多問候信(其實也才三封XD),見面來個紮實的擁抱+他告訴我信都有收到只是太忙了沒空回信,這一切都好令人開心。去年第一次來到能量平衡的課程,我彷彿剛從黑夜來到黎明般,渴望太陽又擔心陽光照不到自己,太耀眼了以致於過了很久很久我才能漸漸從光芒中體會到他教給我們的好多事情。真的,能有這樣的經驗是何等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