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19

《育つ雑草》主觀詮釋


拜youtube之賜讓我找到這首已經絕版而且未被收錄在任何專輯或精選輯的單曲,而且還是現場跟錄音版本都有。簡單來說,這是首顛覆鬼束以往形象的歌曲,編曲完全沒有鋼琴,由電吉他帶出狂野搖滾的旋律;鬼束本身在現場演出時,也以濃妝、短裙、靴子等異於過去那種神祕療傷風格。

為什麼想寫《育つ雑草》的相關文?除了本身特別喜愛這首歌外,它的推出時期正好介在【Sugar High】(沈寂)跟【Las Vegas】(復出)中間,讓我有很大的想像空間。主觀詮釋,因此絕對有大量個人主觀意見以及過度詮釋,以下就是我個人把鬼束的歌唱事業史跟《育つ雑草》歌詞結合起來的對照:


《育つ雑草》

悲劇の幕開け

花のようには暮らせない
鬼束是個有才華的創作型歌手,早期歌曲如<CALL>、<SHINE>等皆受到肯定,推出<月光>一曲更是創造百萬佳績。然而,這恐怕也是悲劇的開始:套住鬼束的治癒歌姬形象。初試啼聲就光芒萬丈,一開始她也許只是想要跟大家分享自己的歌,成名之後反而沒辦法隨心所欲做自己想玩的音樂,現在大家可以看見【DORATHY】跟【劍與楓】中鬼束搞了多少怪,而這在過去那種女神形象的時代根本不可能出現。EMI時代的編曲羽毛田丈史曾經說過鋼琴是最適合鬼束的伴奏樂器,這點我不否認,我也很欣賞羽毛田先生的編曲能力,不過這句話同時也顯現出鬼束形象被套牢的事實。再看看精選輯the ultimate collection,裡面所選的曲目幾乎清一色都是編曲類似的鋼琴伴奏曲,老實說聽下來有點煩,感覺太刻意了,要不是因為當時太久沒聽到鬼束的聲音加上裡面收錄了幾首專輯沒有的單曲...。鬼束變成一朵被塑造出來的人造花,披上神聖的面紗,再也不是自由生長的野玫瑰。

食べていくのには
稼がなきゃならない 圧迫的に
在鬼束休止活動之前所發表的單曲,封面看起來都差不多一個樣子:不食人間煙火、神祕、女神、空靈。我不知道唱片公司/經紀公司到底拿<月光>那句「I'm God's child」來作了多少文章+弄了多少噱頭+賺了多少鈔票。說真的,以前有段時間我曾經覺得鬼束怎麼常常看來看去都是那個樣子,造型都是那個調調,所以現在我很高興她終於可以亂來了,就算她的品味不見得符合我的胃口我也開心(因為我真的覺得劍與楓的造型有點復古XD)!鬼束的才華足以讓她在一年內推出兩張專輯,商業上公司當然也不會放過這等好機會,現實上就演變成要越賺越多

さ迷うようにして悲しく
生き急ぐようにして悲しく
前へ前へと押されて行くの
這段完全就是這種活在刻意營造形象之下的描述,徬徨不知所措、就這樣被強行推著往前走往前走,沒什麼反對餘地(例如公司不顧鬼束本人的反對硬是推出的single box),何等悲哀。原本她可以透過歌曲來對抗她所反對的制約與束縛,沒想到後來她的利器反過來變成她被束縛的原因。

経験を忘れる 育つ雑草
気分は野良犬
綺麗だと何度でも言い聞かせて
也許她踏上了以音樂為生的日子是她想走的路,但是現在迷失在其中,像雜草像野狗無處可歸也沒人重視你的內在本質。如果是商業競爭下,要活下去就必須做到讓人稱讚「你真美麗」,變成由他人賦予你價值;如果是自我迷失,那也同樣悲慘,找不到自己那要怎麼辦?不管是哪個都只剩下四周一片混亂。


落ちるように浮き上がる
これじゃ始まりも終わりも無い
気分は野良犬
私は今死んでいる
混亂、混亂、混亂,過去鬼束的歌曲即使訴說憤怒,也都是以比較無奈的歎息來表現,但是這次卻是燃燒的熊熊怒火般的嘶吼,看她現場演唱的模樣簡直是隻被逼到齜牙咧嘴的小妖怪,不過還是一樣只能「無奈」,於是現在的她已經找不到自我形同死亡。
記得嗎?2004<育つ雑草>推出後,鬼束真的就消失了私は今死んでいる」。兩年七個月後的2007年才再度發表<everyhome>、接著是專輯<Las Vegas>正式復出,這時候的她終於開始不一樣了。

悲劇の幕開け
「愛している」と明かりをつけて
貴方はどんな風に
認めてくれたの 許していたの
そしてまた遠回り
そしてまた同じ味
上手くいかなくてひどく困る

不管是哪裡,一旦處在競爭的環境,個體的獨特性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看人家的臉色。鬼束曾經說過她不喜歡學校帶給人的壓迫感,她選擇前往東京發展音樂事業而不像其他人一樣去考大學,她終於逃脫了學校的體制,沒想到商業社會的影子就這樣悄悄纏上身,另外一個更加強力的束縛已然出現。繞來繞去還是一樣的路一樣的滋味,追求的只能有成功,沒有失敗者的容身之處。

もう必要もない あらゆる救済
我想到<cage>中聲音尚帶稚嫩之氣的鬼束喊著「神啊,如果您存在的話就帶我逃離這裡吧!」「誰來告訴我這一切的不正常」那時候的她還能夠多少天真的懷抱些許希望,現在呢?天啊這是什麼殺氣!冷冷的回了一句「夠了,不必假慈悲了,我看透這一切/你們了。」嗯,我個人覺得這段歌詞就帶有"fxxx off"的意味在了,有種「她終於說出來了」的感覺,難怪後來三張專輯不約而同都出現了有"fxxx"這個字的歌曲。

気分は野良犬
次第に勘付いて行く両目は閉じないまま
厚い皮膚を脱ぎ捨てる
蘇り再生するため
気分は野良犬
私は今死んでいる
【劍與楓】新專輯訪談中,鬼束親口說她是個開朗到骨子裡的人,朋友們也都這樣認為。我是不太意外啦XD,雖然她的歌曲總是透露著苦澀,但是也在很多方面表現出蓬勃的生命力,我個人聽了<Las Vegas>之後就覺得鬼束絕對是個流著叛逆搖滾血液的人,近年來她的詞曲表現上也確實有這樣的風格在。<育つ雑草>將她的搖滾魂表現得淋漓盡致,一方面散發怒氣,一方面展現強烈的意志力,雖然現在的她處在混亂無比的迷霧中已經形同死亡,但是她是有決心要重新活過來的,她並不甘願就這樣死去。

捨てれる 選べる
逃げれる 笑える
眠れる 飛べる
私はフリーで
少しもフリーじゃない
超過忍耐的邊緣,已經爆發了不再回頭了。我想休止活動到復出之後,鬼束走著比以前艱辛的路,但是總算能直接了當的說「新專輯想買再去買就好了」,我真心覺得就算她的搞怪還可以再更輕鬆點,至少現在她可以「玩音樂」了,再怎麼奇怪也是她自由意志想這麼做的,這樣我更能拍手叫好同時笑笑一些我覺得奇妙的點。

経験を忘れる 育つ雑草
気分は野良犬
綺麗だと何度でも言い聞かせて
落ちるように浮き上がる
これじゃ始まりも終わりも無い
気分は野良犬
私は今死んでいる
もう必要もない あらゆる救済
気分は野良犬
次第に勘付いて行く両目は閉じないまま
厚い皮膚を脱ぎ捨てる
蘇り再生するため
気分は野良犬
私は今死んでいる
副歌重複了這兩部份。我又要再一次提到<Las Vegas>了(我發誓這是本文最後一次XD),賭城拉斯維加斯是個追逐名利的地方,正好可以象徵之前套住鬼束的那些形象枷鎖,在那些包袱之下她的確名利雙收,但是「形象」是死的,「鬼束千尋」才是活生生的。專輯封面鬼束站在荒野的雜草堆中,感覺很滄桑,彷彿大病一場又在哪個荒廢都市中迷路挨餓了幾個月最後好不容易找到路熬著活下來了,連歌曲大半也都是帶著大病初癒的感覺。幸好,她終究走過來了,<育つ雑草>說「私は今死んでいる我已經死了」,這次<ANGELINA>說「私はまだ死んではいない我還沒死=我還活著」。終於、終於等到這句話了!!!!還有專輯第一首<sweet rosemary>,rosemary迷迭香雖然不是美麗動人的花但也是可愛的香草植物,雜草活過來了,仔細一看原來是小小的迷迭香,她甚至還會笑笑說著「人生還很長呢!」然後哼著曲子繼續往前走。


2 則留言:

  1. 老實說LAS VEGAS剛聽完的感想就是怎麼差那麼多
    一點也不鬼束
    但聽久了真的是一張完成度很高的專輯
    跳脫記有的框框
    新的鬼束誕生

    回覆刪除
  2. 雖然內容還是鬼束的世界觀,不過表現出來的樣子的確很不一樣
    光是編曲換人走向就不同了
    過去鋼琴比重特別高,之後搖滾的感覺才開始顯現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