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13

ありがとう、ちーちゃん!

六月初看到信箱裡躺著眼熟的綠色信封,驚覺這是一個多月前寄到東京鬼束千尋事務所的fan letter回郵,即便寫信當下有種她一定能理解而回信的感覺(妄想?),寄出去之後又沒那麼篤定了,現在收到回信附贈唇印一個,我想彼此之間的確有某種程度上的共鳴哪(笑)。在這裡憑記憶所及大致紀錄一下當時我在信中寫了什麼,那是我被她的音樂深深感染的多年悸動:

第一次遇見鬼束是首張專輯【INSOMNIA失眠】,那時候的我還小,然而也能體會<月光>帶給我的震撼:「一個來自遠方又素不相識的人,居然能帶給我這麼大的衝擊和共鳴。」我不記得是否在信中提到SHINE,SHINE同樣也是首衝擊我內心的歌,看過歌詞後更是如此。

多年後再度重逢於【LAS VEGAS】,共鳴依舊。「インパクト」跟「共鳴」是我想表達的重點,有才華的好歌手很多,但是能夠精準無誤的唱出我心聲、心結、感情、......種種的人,就只有她:鬼束千尋。重逢說來有趣,大學時有天突然心血來潮上網搜尋以前感興趣的歌手,名單之一是鬼束,最後在博客來找到了。我很喜歡這張專輯,因為我覺得這次她似乎丟掉了很多以往的枷鎖,雖然有種前途未卜的迷惑感在、歌曲中大半帶有深沈的苦澀,就像專輯的色調那樣帶著感慨,「她終於走到這一步了。」這是分水嶺。

就我的感覺而言,就像<月光>、<SHINE>、<無路可歸>等歌曲描述的那樣,我們生而純潔,卻被體制跟社會扼殺,徬徨不知所措也不知道往哪裡走,只能忽略淌血的內心。但是在這些苦澀的背後,我感覺得到ちひろさん是愛著這個世界的,她是溫柔的人,所以才能這樣一直唱下去。就是因為愛著存在本身,才會對抹煞本質的體制感到痛心憤怒;就是因為內心溫柔,才能透過一首又一首的歌曲撫慰人心。

所以我想對ちひろさん說「謝謝你」,你的歌在很多方面對我來說意義重大,它們溫暖了我的心。既是救贖也是發洩,在共鳴當中淨化了很多很多東西。

祝福你Greetings for you



我在回郵信封裡放了兩張信紙,其中一張就是本文頂端的照片///,另外一張留白的呢,我知道該拿來做什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