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19

《育つ雑草》主觀詮釋


拜youtube之賜讓我找到這首已經絕版而且未被收錄在任何專輯或精選輯的單曲,而且還是現場跟錄音版本都有。簡單來說,這是首顛覆鬼束以往形象的歌曲,編曲完全沒有鋼琴,由電吉他帶出狂野搖滾的旋律;鬼束本身在現場演出時,也以濃妝、短裙、靴子等異於過去那種神祕療傷風格。

為什麼想寫《育つ雑草》的相關文?除了本身特別喜愛這首歌外,它的推出時期正好介在【Sugar High】(沈寂)跟【Las Vegas】(復出)中間,讓我有很大的想像空間。主觀詮釋,因此絕對有大量個人主觀意見以及過度詮釋,以下就是我個人把鬼束的歌唱事業史跟《育つ雑草》歌詞結合起來的對照:

2011/06/13

ありがとう、ちーちゃん!

六月初看到信箱裡躺著眼熟的綠色信封,驚覺這是一個多月前寄到東京鬼束千尋事務所的fan letter回郵,即便寫信當下有種她一定能理解而回信的感覺(妄想?),寄出去之後又沒那麼篤定了,現在收到回信附贈唇印一個,我想彼此之間的確有某種程度上的共鳴哪(笑)。在這裡憑記憶所及大致紀錄一下當時我在信中寫了什麼,那是我被她的音樂深深感染的多年悸動:

2011/06/11

nostalgia劇場

2011.5.31

當我第一次使用nostalgia一詞時,彷彿預先排演好似的,那些潛伏在深處的不知名感覺開始蠢蠢欲動,熟悉卻又陌生的騷動抓住我的心。因為熟悉所以才有共鳴,但是同時又很陌生因為我不知道它是誰。從小到大,這個對我而言稱作"nostalgia"的感覺數度出現,通常都是以揪心感傷開頭與不久淡出收尾,沒辦法弄清感覺的來歷,只能任由它來來去去。


大約一個月前,我第一次在這撲朔迷離的劇場中認出了其中一齣戲劇的演員跟腳本,我很難形容認出來的那一刻多麼令人振奮,「站在銀河中間般的閃耀」或許可以稍微描述一下當時的心境。所有的演員都是自己,腳本是無意識中無限重複的指令,真的是只有當你完全瞭解這是怎麼一回事時,舞台布幕才會落下結束這齣戲。

這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經驗,清理無意識中的怪東西有很多方法,到目前為止我經歷過幾種,各有各的效果,但是還沒有找到哪個可以成功瞭解那股揪心感究竟是什麼。那一次的成功讓我信心大增,原來這些都是自己沒有意識到的念頭要去把它找出來並正視著它,畢竟那次會成功得感謝電影跟書的加持讓畫面變得超級清晰,很容易找出是哪一部份影響自己最深。再來是現在我也懂得必要時就要趕快求助的藝術了,你永遠不知道這會是怎麼樣的驚喜呢!

這一兩天nostalgia的感觸又來了,綜合分析起來似乎跟無奈分離的感覺有關,說得嚴重一點就是天人永隔,詳細如何還待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