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06

振翅


  圖中的人站在泡泡球上,彷彿表演高難度的雜耍般,不但手上拿著好多東西還要同時穩住平衡。

  第一天,泡泡球破掉了,那個人摔了下來,手上的東西掉了滿地,就這麼一瞬間他什麼都沒有了。


  第二天,掉在地上的東西開始發芽成長,到了最後一天,地面上全部開滿了花,它們還會持續綻放下去——

  就說不知道為什麼,頭薦骨共振訓練課程是我到目前為止所有課程中表現最悶騷的一次,連心得時間都難得說點什麼,然而就像是有反作用力一樣,到最後踏進五六階訓練課程後,整個人衝擊性的爆了出來。從來沒有什麼能夠這麼如實反映出一個人,似乎累積了這麼久的害羞之質全部都湧現出來,第一次躺在測試床墊上以及第一次上場當人台時聽到欽騰的描述,雖然心中頗有感觸但是還不到爆發的程度。換了時空場地,在花園的佛堂裡,同樣的話卻讓我整個人顫抖了起來,說來有點奇怪,我總是會緊張擔心有沒有人在看我,但是事實上我又很渴望被看到,結果就變成玩起躲貓貓隱藏在深處等著讓有辦法的人找到。我靜靜看著自己說出我的確就是這樣沒錯,整個人又哭又笑又全身發抖到幾乎站不穩,但是同時還有另一個我非常平靜的看著這一切,感覺這是很自然發生的事件,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樣沉著。

  經過了一陣空白茫然不知所措的夜晚以及早晨後,第二天下午笑聲開始出現了,蝶骨也跟著一起振翅起飛了嗎?想起蝶骨的種種,還是有些酸楚的眼淚浮上來,尤其當我想起那種「不想看到」的意念時,整張臉帶了多少衝擊呢?一點一點,變得更狂野了點吧,欽騰說他在亢達里尼時雖然通常背對我們,但是他都會趁轉圈時追蹤大家在做什麼(全場大驚:原來老師有在偷看!),他笑著說在高雄的那九天我還非常保守,而到了結業前一天亢達里尼的舞我跳得特別野(wild)。即使我很在意別人的眼光,但是我知道內在有一個非常熱情的我存在,只是,沒錯,她會害羞。我並不怕上台,不過要完全進入狀況得花點時間,也不確定能不能帶起氣氛,總是擔心這樣做好不好之類的。終於,我可以帶著內在的熱情往多方發揮了,害羞依在然而大有進步了,說得出口踏得出行動的第一步對我來說就是突破最難的一關。

  頭薦骨最美的地方在於那無為的陪伴,只是聆聽身體並讓系統自行決定要如何運作,因為內在的智慧一直都在,操作者陪著接受者去連結身體的自我療癒力。當一個人保持中立變成鏡子反映出我們的中潮質感,其中的真實性往往讓人驚訝到喘不過氣來,不過也因此讓人臣服,這時候當自己一點也不困難。漂浮在長潮的暖流中好像任何事都尚未發生般,我對頭薦骨的感覺也有這種回到宇宙、生命的最初源頭般的感動,這也是我想要守護在心中的空間。

  最後欽騰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真是有始有終的好男人(敬禮)!三張明信片中我把糖果串焦糖布蕾送給卡瑞瑪,跟她做交換個案的感覺就像焦糖布蕾,雖然說甜點明信片剛好就只剩焦糖布蕾這款,但是就算加入草莓杯款式,讓我選擇的話我還是會選擇用焦糖布蕾來詮釋,雞蛋牛奶苦甜焦糖的歌與舞,我真的很喜歡她:) 至於欽騰的部分,這次又讓我驚訝了。「喔喔,原來是太魯閣!我曾經去過那邊,所以特別有連結。」欣賞美景是一種樂趣,加上共同的記憶更是能夠相視而笑,這次我可以告訴你那裡的溪流是美麗的藍綠色,我還很得意的說地調的大家都跳進河床後,我就坐在溪流中央的一個大岩石上拍下眾人興奮的身影,說完才發現忘記說那是我拍的照片做的,還好一旁的Udgita趕緊幫我補充說明XD

  所以,我要守護住空間,那是我有能力去擁抱世界的方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