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24

  雖然片刻溫暖就足以伴隨一生,但有時候我也希望時間就這樣靜止不動,所以我想要守護那深刻的清晰空間,那是我所知且能力所及可以擁抱世界的方法。

2010/11/23

舍貓

  大學時宿舍區平均住兩三隻貓,其中一隻個性特別友善的橘貓在我跟他打招呼打了一年後感情變得很好,只要在廣場遇到互相叫一聲就會過來一起玩,他蹭我我開心,我揉他他也開心。之所以說他特別友善是因為我剛搬到新宿舍時,據說他已經在那裡住一年了,面對一個剛來沒多久只見過幾次面的人,橘貓他聽到我對他打招呼就會大方回應,而且接下來的一年我從來沒餵過他,只靠每天打招呼還能讓他願意跟我做朋友,可見他多信任人!蹭久了尾巴到處掃來掃去,有時候很隨性的放著就像這樣:

  畢竟是浪貓,即使住在環境相對穩定點的宿舍區他們生活中的變數依然很大,三年中陸陸續續,黑白小母貓被攻擊我送她的遺體到醫院火化、黑白公貓突然消失、後來跟橘貓變成好夥伴的黑貓猝死、最後是大四寒假回來就再也沒看到橘貓,任憑每天到曬衣場眺望整個女舍區就是遍尋不著橘色的身影,那時候心中就隱約覺得不妙。不料生日前後竟然某天夢到橘貓站在廣場,原本心中想著「太好了終於見面了」,我很高興地走過去叫他,但是他卻沒有理會,只是繞過木椅越走越遠。忘記又過了幾天,聽說外面的電箱深處發現了橘色貓咪的遺體,雖然已經無法辨認出是否剪耳,但我直覺覺得那就是橘貓沒錯,而且宿舍區內貓群分布穩定,不太可能是其他的貓。

  去年十一月某天我終於拿起相機衝到樓下拍了滿滿的貓照片,那是唯一一次拍他們,不過我很高興我已經確實拍到了,裡面有好多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