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20

Come back to your back

  N:「今天就讓我們隨著呼嘯的風聲搖擺…(唱片跳針)」
  眾人望向音響:「……(定格)」



  長久以來,當外在危機出現,我總是獨自一人處理狀況,我不想太過依賴他人來找個情緒出口,因為我認為自己的情緒以及外來的衝擊必須自己想辦法轉化才行,畢竟這事關個人經驗成長。星期六上午,站在安全的空間,我的背後卻是冷的,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言語,即使努力保持觀察者心態,我還是驚恐的發現這正是我最害怕的情境之一:好像我所擁有的一切都被否定了一樣。我試著保持冷靜虛心接受,沒錯,我是接受了這些想法進入心中,但是它們一再的刺痛我,一時間根本分不清這到底是引發了自己的防衛機制還是回憶還是外在的傷害性。我想全部都有。

  虛心接受保持開放,我很清楚我的自信還不夠所以很容易受傷,可是到下午我都還有種不太對勁的感覺,甚至到了討論時間我都還在猶豫該不該把上午這些事情說出來,因為我很擔心這會不會只是自尊心受傷而引發的自我防衛,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本來就應該要自我檢討,而不是跑去怪別人。其實我上工的時候出奇的冷靜,很快的設計出個案並流暢的工作,甚至可以說毫無猶豫,偶爾抬頭看看四周的夥伴,大家也都是專注在各自的客戶上,跟平常練習的時候一樣平靜。我們都做得很棒,不需要百分之百完美,我們都很GJ。

  開場白講了講,好不容易我終於談到個案結束後對方blablabla突然說出了一大堆技術性建議(評論?)後嚇了我一大跳,我只不過是照慣例問問做完後有什麼感覺,得到的回應卻是一大堆針對我而來的感想,讓我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老師首先說了這常常是專家會有的反應:想要給你建議,有時候還會"BTW這是我的名片"。這件事我也有察覺,可是沒想到我已經知道的事情讓別人再告訴我一遍時,漸漸的會有種再次觀察的感覺,隨著尼騰繼續說了一些這方面的經驗,我開始察覺原來自己心中有多麼委屈,當別人關心我時,才發現原來自己這麼渴望被安慰。「我想做我想做的事。」這是內在支持我可以走到現在的力量,但是我總是有意無意忽略了已經在流血哭泣的情緒,所以我哭不出來。

  哭不出來,就在心中生悶氣,卻覺得這是自己不成熟不會處理狀況,結果造成只關心內在力量而想要否定情緒,心輪以下都是冰冷的人怎麼有辦法根植大地呢?

  我發現原來週遭有這麼多支持我的人,不論是關心的話語「你怎麼不中午就說出來呢?」「那樣根本就是在忌妒」還是擁抱搥背、把多餘的東西丟掉、幫忙出氣罵一罵,我這才發現尋求支持並不等於軟弱或過度依賴。適度保護自己本來就是應該的,根本沒必要放任自己毫無防備然後被打得半死,而且這跟虛心接受也不會衝突啊!

  隔天的part2結業心得我說我最大的收穫之一,就是經歷了前一天的事件後,讓我發覺要勇於求助不必永遠孤軍奮戰,即使只有我能走自己的路,但是孤獨的旅程不代表封閉自己。我討厭的那些東西是對方頭腦丟過來的炸彈,但是整體來看我真的很高興也很感謝這個事件,這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買到的經驗啊!而且我也終於了解那些在背後支持我的手是多麼的溫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