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08

自由寫手有個夢

「…青少年對暴力麻木不仁時,通常會把笑聲當成一種因應機制。」

  兩年前,我在電視上看到「街頭日記」。看到劇中古薇爾老師那股簡直是傻勁的熱忱,努力喚起放牛班孩子對生命的希望,並漸漸開始發揮他們自己的特質,帶著尊嚴面對世界。沒記錯的話,我剛好是從「為改變乾杯」那一幕開始看的,大家已經有所轉變了,所以我對這個班級是怎麼從一開始的不信任轉為熱情洋溢特別好奇。後來正好在網路書店看到原著,當下就決定買了,書中的自由寫手們傾訴著自己的心聲,少年少女們追尋著歸屬感、自我尊嚴及價值,夢想的實現與幫助,自由寫手的大家庭…。前幾天又很巧的看到了古薇爾老師第一人稱觀點寫下的「自由寫手的故事」,太好了!這就是我想看的資料,看一個完美的資優生年輕實習老師到底是怎麼和這群不同世界的年輕人變成朋友,讓他們找回信心。於是二話不說我又買書了,剛好又可以順便把生日打折券用掉XD。

  看了書後才發現,原來古薇爾老師教了兩批學生,第一班學生升高三後,古薇爾老師因為年資(以及同事排擠)所以還是只能去教高一, 他們都是很棒的自由寫手。

  看到那些孩子一個個從「沒救」「很笨」「避之唯恐不及」的絕望中站起來,甚至做了各種簡直是天方夜譚的舉動,諸如邀請安妮的日記保存者蜜普女士、全班到博物館認真參訪、出書,最後還到歐洲參訪安妮的閣樓等地點,誰說他們是該被放棄的一群?他們同樣有著美麗的靈魂,只是充滿荊棘的環境讓他們對外的態度變得麻痺又玩世不恭,充斥在成長中的生離死別讓他們的心變得格外敏感,但也因此包覆了一層層武裝以保護自己。


  我從小就是被歸類在「優等生」的一群(雖然還是差古薇爾老師的優等一大截XD),應付得了這套根本就只有一條路可走的學校體制,老師們總是把資源及心力放在我們這一群。想想看,考高中時我們可以到樓上自修總複習而不必坐在教室上課,甚至能請長假在家「閉關」,其他那些功課差的學生只會在課堂上被不停要求不要講話(或者衰一點被請去罰寫罰站什麼的),學校課程除了體育課外幾乎沒什麼是他們感興趣的,要這樣整天無聊過三年,耐心早被磨光了。有位國中同學大學恰巧又跟我同校,他說過一段讓我感受很深的話,大意是這樣:『…我看過太多所謂的好老師把功夫都下在我們身上,因為我能考上第一志願。然而另外那些孩子反而是更需要關注的,或許多一點的關注,就會使他們的人生不一樣了…』我很討厭老師譏笑學生只因他們分數不好,說他們沒出息、很笨,都不像某某某那樣。每次聽到這種話就怒火中燒,你們把他們當什麼看待?他們就是他們自己,當然不是某某某啊!說人家分數如何如何之前,為什麼不去探討這背後的原因?為什麼不讀書不寫作業?不懂、沒興趣、不適合?造成這樣的背景環境?學生不認真,老師們也該檢討啊,尤其是老師與學生幾乎天天面對的小學到中學這段時間,雙方關係相對緊密。

  所以我很欣賞古薇爾老師的熱情,她全然的投入她的心力在這群問題學生上,為他們設計創意的課程,選擇能讓學生感同身受有所共鳴的書籍,自掏腰包買書送給學生。(或許有人會說那是古薇爾老師太過幸運,一路上各種情境剛好都有貴人相助,但是在屬於自己的路上你走對了,自然而然會有你的天時地利人和。)她是真心關懷這些孩子,她真的很努力去了解學生,想要讓他們從街頭火拼中的暴力轉化為另一種力量,在她的課堂上以寫作抒發。我欣賞古薇爾老師,幹老師這一行的,誰不想要教出成績光鮮亮麗的學生?一旦學校淪為市場,大家只會以成績叫價,誰管你的故事、你的個人呢?成績不好,閉上嘴,閃遠點,這裡沒你的份!古薇爾老師關心這些被丟到放牛班的孩子,想辦法引導他們看到自己並展現自己,這才是真正的「老師」,這才是「教育」。現在的體制總是尋求方便,把一個規則套用到所有的學生身上,適者生存,否則淘汰出局,到底這其中抹殺了多少個體?口口聲聲受教權平等,真的平等了嗎?當每個人都能有適合自己的方式之前,要說平等還很難啊!

  滿懷理想的教師們、「叛逆」的教師們 ,我誠心希望你們的熱情不要被現在學校社會的扭曲面給消滅了,現在學校還是變相的競爭戰場,這種願意付出又受學生愛戴的老師有時候反而會被同事排擠,實在是很無奈。但是真的真的絕對不要忘記那如孩童般純真的美麗夢想,多一點關懷也許就能幫助那些無所適從的徬徨少年。那是個追求尊嚴與認同感的年代,何其珍貴的一段時光!如果沒讓他們錯過,那他們往後也不必再用更多的時間找回失去的青春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